January 11, 2019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I'm busy working on my blog posts. Watch this space!

Please reload

Featured Posts

窺探迷思:心理治療V.S酒吧對話

March 6, 2018

 

 

EMDR治療的方式往往讓旁人或初學者覺得霧裡看花或感覺到有些認知失調,不僅是因為治療操作方式的獨特性,也與治療的信念有關。

 

以下是《心靈的傷,身體會記住》作者Van der Kolk剛開始學習EMDR治療時的一段小故事。

 

初接觸EMDR療法時,他已經是一位資深的精神科醫師。他剛在演練中體驗到記憶如同畫面般閃過又淡去,心中自然而然接受了上司決定關閉他的門診的決定,對此覺得神奇。

然而當輪到他幫夥伴進行記憶處理時,他的夥伴卻拒絕分享痛苦事件的任何細節以及療程中所聯想到的事情,這使他感到慌亂不安與苦惱。療程結束時,他的夥伴第一句話告訴他:與你合作真不是一件愉快的事!不過這讓我原本的心理困擾消失了。

 

Van der Kolk感到不快(不爽)與困惑而前去找他的培訓老師,他覺得很疑惑:「為什麼療程進行時他看起來還極為痛苦,之後卻說長期的痛苦都結束了?如果他不願讓我知道他在治療期間發生了什麼事,我如何知道他解決了什麼,哪些事情又還沒解決呢?」
 

老師笑著問他:「你成為精神衛生專家該不是為了解決某些個人問題吧?而當人們把他們的創傷故事告訴你時,你是否覺得對你很有意義?」

 

Van der Kolk不得承認老師的洞見(被戳中囧),老師最後告訴他一段誠懇而當頭棒喝的話:「你知道的,你可能需要學習控制你的偷窺傾向。如果你一定要聽到創傷故事,何不找家酒吧,拿出一些錢,對臨座的人說:『我請你喝一杯,請你把自己的創傷故事告訴我。』但你真的必須區分自己想聽故事的慾望和病人內在的療癒過程。」

 

這段故事與老師的告誡讓Van der Kolk牢記在心,並常與他的學生們分享。直至今日,眼動減敏與歷程更新治療法有三個特性仍深深吸引著他:

 

「一、這種療法會放鬆心智/大腦的某些東西,讓人們能快速回憶一些跟創傷不太相關的過往記憶和影像,這似乎可幫助人們將創傷經驗安放在更大的脈絡或觀點中。
二、 病患不講述創傷也有可能獲得療癒。這種療法使他們能用全新的方式觀察自己的經驗,不需要跟另一個人有言語互動。
三、 即使病患與治療師之間沒有信任關係,這種療法還是可能奏效。這一點特別吸引人,因為我們都知道經歷過創傷的人很少保有開放又信任的心。」

(摘取改寫自《心靈的傷,身體會記住》CH15放下往事:眼動減敏與歷程更新療法)

 

-----------------------------------------------------------------------------
EMDR治療的核心信念就是,相信每個人都有自我療癒的能力,心靈上的傷如同身體上的傷,有時因為如石子般的創傷卡在傷口上,而讓這樣的療癒歷程受到阻礙,因此治療師所做的,僅是協助人們以溫和的方式將石子移開,陪同一起清潔與細心照料傷口,皮膚會自然的癒合;如同清理河流中阻塞之處後,水會自然地繼續流動,生命會開始展現新樣態,當人們擁有美好的自我關係,就有餘裕享受興趣、工作與人際關係,生活的想像力開始延展。

Van ker Kolk坦率的性格讓人動容,他對自我價值與能力的接納態度及分享自己造福大家的心念,散發著一種真實自在的謙卑。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Follow Us

I'm busy working on my blog posts. Watch this space!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Tags
Please reload

Archive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

Taipei City, Taiwan

©2017 BY 臺灣眼動減敏與歷程更新治療學會.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