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書籍推薦:九分之一的我--DID分裂與重生的靈魂解藥

EMDR在訓練中也著重於創傷解離的部分。在解離性人格疾患的治療中,處理造成解離的負面生活經驗,可從EMDR來協助。 在晚上睡不著的時候,身體、情緒、思考有時候都會進入到另一個模式,好像回到過往不愉快的童年經驗,半夜因此突然清醒。這些過往的心理創傷,或許在白天的時候沒有什麼感覺,或是認為只是過去的經歷。但是有時候創傷經驗,只有在夢醒時分,好像過往的痛處突然被戳到了(夢到了),才發現原來還在痛。以下分享閱讀九分之一的我--DID分裂與重生的靈魂解藥的感想,作者也提到因為創傷分成好幾個不同人格,其實對於藥物的反應不同人格會有所不同,如果只以藥物治療可能就會遇到許多困難。 (DID: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以前稱做多重人格/現在診斷名改為 解離性人格疾患) 孩子的創傷經驗不一定是只有家暴 孩子跟大人不一樣的地方,在於很多的能力都還沒有培養出來。像是小朋友難過、哭泣的時候,需要大人來協助安撫、照顧情緒。孩子就是從大人協助調節情緒的過程中,學習如何來照顧自己。作者除了受到父親的家暴之外,其實在與媽媽的互動,即使有些事情程度上不到嚴重的家暴(媽媽破壞了她喜歡的貓貓)。對於成人來說,可能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但是對於孩子而言,可能就像是最好的朋友被破壞了,就有機會產生負面的童年記憶。 童年可能就會有跡象 作者在很小的時候,就可以跟貓貓(其中一個人格部分)講話。這樣的情況其實可能是很常見到的。只是有時候我們對於這個現象的解讀,不會想到是跟解離性人格疾患有關聯。即使像是作者本身也有讀過心理學,也知道有這個診斷,但是從被診斷,到後續嘗試了解接納這個情況,中間仍然需要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

Recent Posts

Archive

Category

Taipei City, Taiwan

©2017 BY 臺灣眼動減敏與歷程更新治療學會.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