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11, 2019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I'm busy working on my blog posts. Watch this space!

Please reload

Featured Posts

以EMDR協助悲傷

 

在創傷中,常有悲傷失落的部分。我在想,所學習的悲傷理論。如果實際將EMDR應用在悲傷,會需要甚麼樣的調整。Roger Solomon及Marilyn Luber都有著作,關於EMDR使用在悲傷的文獻。使用EMDR,度過悲傷失落的幽谷,因為這套方法會引導與所愛的人正向記憶連結,找到自己人生新的意義。 分享,閱讀Roger Solomon 與Rando,整合EMDR與  6"R" 模式的文獻筆記。

 

EMDR處理的過程,是學習的過程

EMDR可以用來處理痛苦的情況,即使還不符合診斷,不到創傷後壓力症的程度。因為處理的過程,就是學習的過程。當失落被觸發時,生氣、痛苦可能讓其他與逝者有關的正向記憶網路,無法進入。當EMDR處理中,可以讓相關的正向記憶開始浮現。能夠想起親愛的逝者所帶來的正向經驗,找到內在,逝者與我們同在的象徵,支持我們走過痛苦的哀傷歷程。

 

不要太快使用EMDR!

在歷經悲傷失落之後,接踵而來的麻木、否認、解離,是對於自我的保護機制。如果自我保護機制,沒有造成生活中很大的影響,不需要為此使用EMDR,而是尊重身體這樣的自我防護。這個時候更需要的,可能是來自親友的支持、陪伴。

 

第一階段:辨認/承認失落存在

在逝者離世的過程,或多或少,有創傷的存在。創傷可能會影響哀悼的過程。像是經驗回閃,可能會讓回想記憶有些困難。此時,先針對創傷部分處理,再來與悲傷失落的部份工作。

 

EMDR在此階段的目標:

  • 造成驚嚇、否認、解離的痛苦時刻

  • 聽聞死訊的時刻

  • 當場目睹過世的時刻

  • 過世時周邊情況 (例:在醫院時感覺很無助、沒辦法見到最後一面..)

  • 其他不舒服的影像、想像(例:認為過世前經歷痛苦的過程)

針對這些時刻做處理,協助生者能夠整理事情,繼續哀悼的歷程。

 

第二階段:對於分離,表達出反應

沒有被認出來、沒有表達出來的情緒,是複雜性創傷的重要因素。(例如:昨天早上一個人喝咖啡,悲傷的感覺淹沒了我)接下來,隨著時間經過,也要辨認後續產生的失落。(例如: 知道孩子的過世,代表未來不會有孫子。) 曾有人比喻,失去了父母,我們就失去了過去;失去了伴侶,我們就失去了現在;失去了孩子,我們就失去了未來。

 

第三階段: 重新解讀、重新經驗關係

為了要能夠成功的調整,對於逝者的依附以及觀點。需要以時事求是的觀點,來重新回顧與逝者的關係。(包含所有的依附連結、情感、想法、行為、想像、期待) 以及重新經驗,與這些回憶相關的感覺。 就由感受這些情緒的結,讓我們有機會減少其強度,進而允許這些結鬆綁。

 

EMDR在此階段的目標:

痛苦的記憶: 例:我對於在父親節怎麼對爸爸的,覺得很有罪惡感。

還沒有化解的議題:例:反覆爭執,還沒有結果的事情。

特別感受到失落的時刻:當我回憶起在這個地方一起度過的時光,感覺特別痛苦。

 

第四階段:鬆開舊有的依附以及對於世界原有假設的觀點

對於逝者舊有的依附/對於世界原有假設的觀點,像是認為逝者仍活著。這樣的觀點,對於現在逝者已經不存在的世界來說,可能為生者是不健康的。解開之前的結,不代表逝者被我們所遺忘。而是反映出現實的改變,我們的親友現在已經過往,沒有辦法像從前一樣,回應我們的感情、滿足我們的需求。

 

EMDR在此階段的目標:

當遇到困難,沒有辦法放下過往親友的時刻。例如:我沒辦法待在花園,因為那會讓我想到她已經過世了。未來範本:在園藝中,找到正向意義。

 

第五階段: 對於生活的重新適應,也不忘逝者

生者可能會有一段時間,想要重新找回原有的世界。逐漸的,我們會學到這不可能發生。慢慢地,會停止這樣的嘗試。進而在內在、外在,做出一些改變的嘗試來適應生活。

 

具體而言,內在、外在的改變包含:

  • 重新修改對於世界的假設

  • 建立與逝者的新關係

  • 以新的方式生活

  • 新的自我認同

 

EMDR在此階段的目標:

在做出改變時,遇到的困難。例如:在逛街買東西時,讓我想到我們應該一起變老。(對於修改對於世界的假設遇到困難) 或者在自己去參加聚會時,突然不知道沒有了她自己是誰 (對於形成新的自我認同有困難)

 

第六階段:重新投入生活

將原本用來與逝者維繫關係的情緒能量,轉而投注於其他人事物。重新投入不必是原來的翻版,像是不一定是找新的太太。重新投入新生活,也不代表要忘記逝者,而是重新讓生活過得有意義。

 

EMDR在此階段的目標:

評估是否有過往的記憶,影響到目前生活的調適。以及評估來談者,需要發展的技巧,以及對於未來做預備。例如:在參加新的活動、發展新的關係時,可能會出現的想法。我遇見想認識的新朋友,但我感覺在欺騙我過世的丈夫。或者我想回到學校念書,但是我覺得很焦慮。

 

EMDR可能不會縮短悲傷的歷程,但是可以藉由處理卡住的地方,來協助歷程繼續進行。當卡住時,可以停下來想想。什麼是你想要放下的(例如:闖入腦海的畫面、惡夢);什麼是你想要保留的(例如:美好的記憶、感覺) 在面對生活,以及未來的規劃,什麼是我們需要學習的。我們有天都會面臨悲傷失落,能夠將所愛的人美好的記憶留在心中,過好日子,相信也是愛我們的人期待看到的。

 

參考資料:

Utilization of EMDR in the Treatment of Grief and Mourning (2007) Journal of EMDR Practice and Research

 

註:本文同時發表於李政洋身心診所網站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Follow Us

I'm busy working on my blog posts. Watch this space!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Tags
Please reload

Archive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

Taipei City, Taiwan

©2017 BY 臺灣眼動減敏與歷程更新治療學會.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